东南大学图书馆微信

东南大学图书馆微博

田园闲文

大斧笔架

日寇轰炸上海,我家房屋被炸,父亲生活无着,一筹莫展,只得送我回家乡,自己回沪帮工。

我有小书箱一只,箱内有本《金石书法目录》,是有正书局出的广告册。这本册子,简直是本金石书法大全。书法介绍,由甲骨、钟鼎起,直到汉隶、唐楷、宋元明清碑帖,一直介绍到郑板桥、何绍基、伊秉绶、于右任。篆刻介绍,由秦玺、汉印、园朱、元押,直到文彭、何震,一直到"西泠八家",黄牧甫、赵之谦、吴昌硕、齐白石等。我有一方藏书印,文曰:"老恩师。"尤其是在《辞源》、《辞海》以及各种辞书上,我得多打上几次。因为这些书籍委实是我尊敬的老恩师,为了表达我的由衷感激之情,刻了这枚书印,以表谢忱。那么这本《目录》实是我的启蒙老师了。我当以三叩九拜,发自内心地喊一声"老恩师"!

青年时代,在家乡镇上当一名小学教员,月俸大米八斗,校长揩油三斗,小可为五斗米折腰,与拙荆苦度时日。挂牌借于小店:"大斧治印。"刻一印赚得一元、五角,以补家用。"大斧"者,大刀阔斧之谓也,取之隐名。当时年轻,他人如知我是毛头小伙,谁要我刻?因之嘱咐店主:只管收件,以不露我人为原则。

有一事,颇有趣,但说来略有吹牛之嫌,望君暂作笑话听,万勿计较。一日,店主唤我:"有一老者,自皖南来,欲刻大印一对。但要亲自拜会大斧先生。"我仍坚持原则,不见。印可三日来取。其实,一晚就可刻骏。为了抬高身价,故弄玄虚而已,害得老者住了三日旅馆。三日至,老者竟登门来找。我大窘。原来店主被老者恳切之情感动,报出我的家门。我租住绅士家,是楼梯下一间小屋,搁一床一桌一椅,无法接待来客,遂在绅士客厅相见。老者见刻好之印,欣赏赞叹不止,附上酬金,还奉上两刀宣纸:"感谢大斧先生,还希望能和大斧先生见上一面。"当时窘迫得无地自容,只得讷讷作答:"在下就是!"老者一惊,打量良久,曰:"呵,原来先生如此年轻,佩服、佩服!"两方石章印文,如今记得:"宣州之南","余氏少陵"。

这一笔架,形为一柄大斧,在树段一端,斧头处,安有铜笔套,笔插上,宛如斧柄。原是陶塑,后被南京晨光厂职工见之,取去翻模铜铸,保存至今。晨光者,即为香港大铜佛之铸造厂也。